天青色:

不如爱的少一点,久一点

Dr.Sharon:

-师徒如父子。师尊怎么待你,都是心甘情愿的,换作师兄,也同样如此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这是师兄你教我的
-我不增加修为,怎么帮师尊抑制你体内的煞气?
-除了师兄,不敢亲近任何人
-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修炼,你年纪还小倒也不急  -听师兄的
-你又伤害自己来抵御煞气
-这是红玉姐帮我找遍世间才找到的灵铁,根据师尊所授,以纯阳之火打造出来的剑鞘,你来试试吧  -师兄,我  -试试吧
-多跟屠苏学学

-那我就替屠苏顶罪,杀了我吧

-我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像师兄弟一样,下山行侠仗义惩奸除恶
-来日方长,等你除了身上的煞气就有机会的
-可是,这一天要等到何时呢?可能这辈子我都……
-你还年轻,不要说这些。再说,除了师尊,还有师兄我呢。难道你不相信大师兄可以帮到你吗?
-我相信。若有朝一日我能除去身上的煞气,你一定要带我一同下山。
-我就带你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嗯

-当年就在这里,我答应过屠苏,等他除去煞气之后就带他下山,他现在下山了,我却不知他在哪里。师尊闭关之前要我好好照顾他,我没有办好,我辜负了师尊,辜负了屠苏。

-师兄说过,长大了才能做更多的事情,照顾身边的人
-不会,师兄说,不会的
-师兄下山才十五天
-师兄总是小心翼翼,花了太多的时间在我的身上
-不能让师兄失望

-师兄,你回天墉城了吗

-从小到大,你都希望可以行侠仗义,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
-师兄,你是不是生气了
-生气倒不至于
-可这些年来,我没有保护好你。回到天墉城的那天,看到关你的笼子我真的很害怕

-我带他回天墉城

-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也无法替你分担焚祭之苦,希望这一次可以解除你身上的煞气,哪怕减一分也好
-人生在世,痛苦本就多于欢乐,自己的,亲人的,还有你所牵挂的,本来麻烦就不会少,但是在种种牵挂之下,我们却心甘情愿地去承受

-师兄之前说过,手中执剑就是为了保护身边珍惜之人
-听我的话,我是你师兄,我不可以再让你有危险
-我为求胜,不为求死,师兄说过你我至少活下一人,你走,我留
-我的剑,我的力量,是为保护我身边之人
-我要保护他们

-我没事,只要你快点好
-无论你身在何处,都要好好保护自己,不可丢掉性命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有
-以前师兄在天墉城教过我做鸡丝粥,很好吃的
-之前刚跟师尊上天墉城的时候,我也吃不太习惯这些素食,有一次实在是太饿了,师兄就悄悄带我下山,在村民家借了一只鸡做给我吃
-只有那一次而已,之后师兄被掌教责罚面壁一个月
-从小到大,师尊和师兄都特别照顾我,为我耗尽心血

-弟子请示掌教真人,让我尽快下山,保护屠苏
-在这里收不到天墉城的消息,也不知道师兄的伤势如何了
-如果我跟屠苏一样,离开天墉城
-师兄曾经说过,就算放不下,藏在心里,有时候,也是心甘情愿承受的
-此事不仅关乎铁柱观,也关乎屠苏的安危,我责无旁贷
-只是偏见而已,他们看不惯跟他们不同的人
-我有一个小师弟,也被同门视为异类,骂他为怪物
-学会用剑,就能保护你想保护的人
-我的剑,我的力量,是为保护我身边之人
-我要保护他们
-手中虽然执剑,仍需天意成全

-你也会拿师兄来开玩笑了
-屠苏不敢
-我只是把我的想法如实地告诉师兄
-感情之事,师兄又比兰生知道多少,师兄跟我从小都在天墉城长大,不问红尘,正如兰生所说,喜欢就是喜欢,只是他自己的选择,人生就该为自己真正地活一次

-你去吧,去啊
-你这次绝对不能违拗我的命令
-师兄 快啊!
-我不会用焚祭,而是用天墉城的剑术,用焚祭是为了报仇,用剑术则是为了诛魔

-其实这些东西没有对与错,无论如何,师兄都会支持你
-师兄,从离开天墉城以后,我发现很多事情跟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人有了欲念,有了感情,也有了困扰,做人好像比修仙练剑还要难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你已经开始有自己的主见了,你现在也可以控制焚祭,但你要知道,你遇到的困难会越来越多,要承担的也会更多,但我相信你,你长大了
-你现在也学会耍嘴皮子了是吗
-人活一世,聚散离合,岂能事事如人意呢,在一起的时候就要珍惜,分开了,就要学会放下,接受现实
-不能对我师兄无礼
-只要人活着,就会常相见
-心之所向,无惧无悔
-师兄他,也去了东海

-你不说清楚,不能走
-百里屠苏,多谢师兄的教诲,传授剑术之恩
-小时候我们每天待在一起,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小师弟将来会变成一个顶天立地身负重任的剑侠
-师兄,你就相信我一次  -师兄一直都很相信你,一直都对你有信心
-我担心的不是他,我担心的是你,我不想你受伤  -我一定会回来的
-如果有一天让我执掌门派,执剑长老这个位置,我会一直给你留着
-你一定要回来  -我一定会回来的

-你说的并没有错,人生在世,苦痛永远多于快乐,但是人至少可以选择生死,你不能为任何人坐下决定,你痛恨天庭一句责罚毁灭太子长琴生生世世,但你一念之间亦亡去别人生生世世,这与天庭有何不同,你和我,既不是神,也不是妖怪,我们都只是一介凡人,生老病死无可避免,这就是人之所以为人

-阿翔,你知道屠苏什么时候回来吗

[山尘] 空余马行处 第一章

支书病房:

被老九门电视剧的历史断层折磨得要死要活,于是只好自己填时间线……史实考证不严谨,大部分剧情原创,后期有部分参考《九门记事》,大多数是根据生活见闻改编,有bug欢迎提出。


弃权声明:原著人物属于三叔和活色生香剧组,只有脑洞属于我。




第一章


北平的春一向是来得很晚的。


北海公园的溜冰场今冬没有开,是冰结得不够结实的缘故。安逸尘百无聊赖地坐在“仿膳”的小亭子包间里,喝了一口碧螺春,远远看着“海”上的浮冰。他是个很“摩登”的青年,标准的官话,东洋留学留下的彬彬有礼的气质,三件套灰条纹蓝色西装,在一片长衫里显得格格不入,但放在他身上,因着俊秀的脸庞,就变作了鹤立鸡群遗世独立。穿着时新旗袍或灰色长外衫的姑娘们,这些女子师范学院出来游玩的小鸽子们,坐在一起隔着窗户看他,拿眼角悄悄地打量那冰雕雪塑一般的侧脸。


倏忽间,他转过头来了,温和的眼睛投向了那一颗颗悸动的心,那些目光就消解了,戴着银镯子的手紧张地抓紧桌下青蓝的裙,有一个年长的急匆匆地关上了窗,安逸尘就只面对白色的窗纸。


然而大约是颇为正派的缘故,他的兴味并不在此,眼睛也很快地转下去,盯住桌子上插着小木勺的豌豆黄,兴致缺缺地挖了一勺放进嘴里,用舌头慢慢地磨那清甜的香味。嘴里嚼着,他的手摸起兜里的几个大子儿,预备着买一份奶油炸糕回去,带给小燕儿吃——小孩子最是喜欢吃甜的,这他是知道的——然而暗地里也要想,早晚都要检查一次她有没有生龋齿。


远处的五龙亭突然有些骚乱,他机警地站起来,装作欣赏“海”景和美人广告画一样,胳膊架在窗户边上,微微地探出身子。从人群当中,先是快步走出一个穿着灰色貂皮长袍的年轻人,帽子也是灰色的,约莫是海獭皮的,急匆匆地向前闪身避过游人。接着,又是几个黑衣服的人,四处乱转的眼睛,有矮个子的,也有极力佝偻着背冒充矮个子的,安逸尘一下子认出了那种神情——在解剖课上看的资料片里,给中国间谍杀头的特务就是这样的神色。他攥紧拳头,面上还是云淡风轻,眼睛却不由自主随着那年轻人走。灰衣服的显然也很有技巧,在海棠枝子底下七拐八拐,趁着冰糖葫芦摊甩脱了特务几秒,立刻抓住太湖石,胳膊一用力,悄无声息地翻进了“仿膳”附近的假山石。他那件衣服分明是臃肿的,此刻却突然轻盈起来,衬得他像豹猫一样的身姿流畅灵活。安逸尘心头一动,回身拿起桌上的一个铜板,使了七分力气,砸中了对方的帽子边。吓到似的,对方一下子抬起头来,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隔着玲珑的太湖石孔洞,安逸尘看见了那双锐利的眼睛,能刺穿所有恶毒一般的锐利。他轻咳一声,说:“左边石台阶通二楼,左手第三间,快上来。”年轻人扬起一边眉毛,然而照做了。安逸尘则坐下,关上了窗户。


木楼梯响起吱呀声,脚步越来越近,年轻人推开了门,安逸尘一个箭步冲上去把他拉进了包间,复又虚掩上了包间的门。这显然是个外地人,除了爱俏的小姐们,哪里有北平爷们穿得这么厚实的,活像是打关外来的。安逸尘心里腹诽,几乎忘记了自己也才来北平一年多。想到这里,他灵机一动,按着对方坐在了自己旁边。




跟踪的人进了仿膳,并不打招呼,带头的随着小二的客气话敷衍地点了一下头,后面几个跟着鱼贯地进入,又有两三个眼睛长在额角上一般,手揣在皮大褂里,鼓鼓地仿佛有什么“盒子”,露出满不在乎的神气。店伙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露出一个微笑,眯着眼睛看着这些特务样子的人,似乎觉得不应该给好脸色,可是北平人的好面子好礼节养出了他时刻的客气,于是在脸冷了一下之后,又赶忙十分客气地笑了一下。帐房,一个五六十岁,带着眼镜,下巴上蓄着山羊胡子,同时高大又结实的老人却很不客气,停下拨弄算盘的手,拧着眉毛说:“小孙,过来!”店伙赶忙跑过去,弯下腰,两个人说起了闲话。


带头的特务搜寻不着那灰大衣的年轻人,狐疑地向楼上看了看,突然拔起腿来就往二楼走。其他人见状也要跟上,帐房却一下子站起来,抢先一步,以不属于他年纪的敏捷追了上去。小孙也跟着拦住其他人,在楼梯上立住,笑眯眯地拱了拱手:


“各位可得赏光留步。”


特务们面面相觑,一个很痞相的人把手往大褂里又揣了揣,瞪了眼:


“怎么,这店还不让上楼?什么规矩!”


“对不住,我们二楼是定好的雅座,没有客人请是不准人上的,”小孙陪笑着不住弯腰,却不肯让开路,“不说现在,由打民国十四年开门儿,这就是我们的规矩,甭管您多大的派儿,您该等也只能等。”


他又笑了一下,这次可是直起了腰,声音还依旧客气:


“您老要找人?不麻烦您了,跟我说一声,我们店里的上去请。”


他正值青年,个子不高然而很壮实,此时立在楼梯上,眼睛瞅着围拢过来的另外几位伙计——都是个顶个的年轻力壮——更显得有了些压迫感。特务们骂了一声,瞟了一眼周围,发现连旁边大厅里女校的带队人,一位看起来很严厉的女老师和一个高大的体育老师都转过眼来看他们,心里不禁发怵,只好悻悻地啐了一口,退到了店门口。




带头的特务冲上二楼,一间一间打开雅间的门,却遍寻不着,身后追来的帐房脚步声也越来越近,要不惹起乱子摆平这件事似乎是不可能了。他心里暗骂着北平特务机关的疏忽,却没敢骂屯驻军的愚蠢——想一想他都觉得是亵渎,如果不是情况这样危急,恐怕他还要面向天皇的方向,好好鞠几个躬:东洋爸爸们,万万对不住——让那人从巡逻网里钻了空子,把情报送进了北平,说不定,还得到了更多的情报准备送出去……


想到这里,他出了一身冷汗。不行,决定不能让那人活着离开北平!突然,他看到最后一个雅间,有一扇半掩的门。蹑手蹑脚地,他走到门外,一个急转身猛地推开了门,没看见灰大衣的人,只看见一个年轻人怀里抱着小情儿正贴着脸亲热。听见他的声音,年轻人仓皇地回过头来,把小情儿的脑袋往自己怀里一按,清澈的眼睛惊魂未定一样眨着。虽是看不清那姑娘的脸,带头特务也失了兴趣,没心思打断鸳鸯交颈。正要再开别的包间检查,却正撞上帐房先生的眼睛。帐房是苦日子过来的人,早年在北平走街串巷,什么苦活计都做过,虽然不年轻了,可是依旧很有力气,两只手像两把大铁钳,捏起他的肩膀就往楼下拖。知道那人恐怕已经逃得远了,特务既不愿再引起别人注意,也不敢触这卖力气人的霉头,咬着牙乖乖地跟着走,刚张开嘴要陪笑几句就被往楼下一搡,跌跌撞撞立住。帐房冷哼一声,小孙便走过来,引着他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拱手,一边大声地说:


“先生您走了?先生您不喝茶了?”


“不喝了不喝了……”仓皇地,特务们气急败坏地跑出了仿膳大门。


帐房挑着眉毛,看着小孙,小孙冲走散的其他伙计笑了笑,仰着头对着楼梯鞠了个躬。


“安大夫,您下来啦?今天可是叨扰着您了。”


安逸尘正站在楼梯上,身后跟着那年轻人,手里提着之前藏在桌布底下的灰大衣。安逸尘很客气地笑了,也拱了拱手:


“多谢您们了。”


小孙微微笑着,说:


“安大夫好心眼儿,会看好坏人儿,前几天方六妹子那病开药还是您垫的钱,宗帽胡同那小姑娘也是您照顾着,满胡同哪个不赞一个好儿?您的朋友您掌过眼了我们也放心,可不是得帮着。”


帐房也不在意地一挥手:


“安大夫哪儿说的话,我们这仿膳里头的老人儿也好年轻人也罢,有个病儿啊灾儿啊,哪个不是您开药治病,这么点子事,不值得谢。”说着,他往外面看看,很不高兴地看着特务们去的方向,“那些狗东西,见天儿抻了脖子带着几个日本人满城转,说是游玩儿,不定是要干什么呢,混帐!”说完,他仿佛动了气,一掀门帘往后院去了。


安逸尘一边微笑一边点头,往柜台走,忽然抬起头来看见年轻人带着笑的眼睛,愣了愣,没忍住红了耳朵。刚才情况危急,他顾不上许多,脱了对方大衣就往桌子下面扔,桌布一盖,再看不着。又急忙把对方搂自己怀里,装着难分难解的样子遮住对方身体,免得被特务看见脸。两个人虽都是男人,但都年纪轻轻,抱在一起,安逸尘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再加上近距离看着对方的脸,锐利的眼睛半闭着收敛了锋芒,很高挺的鼻子,还有一股雪的味道——哎呀,几乎像个电影明星似的,搞得安逸尘有些手忙脚乱了。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面上发红。


年轻人看着他,点了点头:


“安大夫,多谢。”


惜字如金的风格倒是很衬那张有些肃杀的脸,安逸尘听着自己的名字被那银钟似的声音一念,不知怎么忽地一紧张,耳后一阵发麻,随即放松下来,摆了摆手:


“谢倒不必,只是交个朋友,不知贵姓?”


“在下姓张,张艮寅。”年轻人微微笑了一下。安逸尘也笑了,侧身给进来的客人让出道儿,转过头去付账,等他再回过头来时,张艮寅已经不见了。







此生不悔入盗笔
我们的十年之后 一定会有第十一年
还有四天

眼中含泪却仍笑着吃下玻璃渣
太好看了+1

烟雨明清:

在B站看到这个越苏隐凡启深三生三世的渡红尘,真是太好看了!太好看了!太好看了!激动得我睡不着觉呜呜呜呜呜!!!我要出去跑一百圈QAQ

(不知道能不能在这里分享但是就是特别想推荐一下!!!)

萌哭了!唐尼菊苣承包了marvel所有男性昂🙈🙈

眠狼:

塞包生日快乐!给他发'糖'!
P2原梗,早安!

所幸
旅途中有你们相伴💕

💕💕

疯景·FoPoTo:

月出,流星,银河


开车来回16个小时,位于广东第一高峰石坑崆,海拔1902米。

入夜在山顶直接冻成傻逼,运气不好山里起雾,日出日落都没看到。

等了2个小时本来都以为没希望拍星空,起风一瞬间吹出180度星空。

单张无堆栈,iso4000,对焦不实。

这是我第一次拍银河,兴奋的睡不着觉。